【方姨】   乱伦小说 

    今年只有十三岁的明仔,由乡间的双亲送他到香港读书,他到香港后便投靠在香港的亲戚方叔。於是他便跟方叔和他的妻子方姨住在一间旧式公寓内。方叔年介六十由於迟婚所以方姨只得三十多岁,很快明仔跟方姨熟稔起来,方姨对他也很好。

    方叔是菜贩,每天一清早便要出外干活,晚间才回来。而明仔也很独立,每天早上上学,下午回来方姨便煮饭给他吃,然后读书做公课。方姨对明仔就有如自己的儿子一样好,就此每天下午屋里便只有明仔与方姨两人。两人也因此熟稔。
    方姨须然三十多岁,但样貌娟好,身材丰满,有着中年妇人的风谙。她与明仔一直相处得和穆,但直到一天,她们的关系起了微妙的变化…。

    一天下午,明仔如常在家做公课,而方姨由房走出来拿着杂志坐上沙发看。明仔不以为意打了一声招呼,方姨也报以微笑便坐下,但此时明仔看了方姨一眼,视线便不能离开方姨的身体了。

    由此至终,方姨当明仔只是小孩看待,因此对他没有什么避讳,在屋内所穿的衣服也很除便,现正直炎夏,她的衣着也特别小特别单薄。

    今天她只穿了件白色背心,还是薄薄的,因此内里的黑色胸围可清色可见,臂上的一边黑色吊带还跌至手臂间,但她也没有拉上,只是专心地看杂志。明仔看到那黑色的胸围跟本包不下方姨的一对斗大的乳房,只能成托着双乳,看起来胸部更加突出。胸口更是低低的,可看到深深的乳沟被胸围挤压出来。下身质穿了一条短裙,此短小的裙只能包下她的臀部,一对雪白迷人的肉腿便大方地程现出来。朴素的明仔从未看过什么色情杂志或电影,现在便有一名性感迷人的女性在眼前。使得他心里狂跳,脸也发红。双眼不时偷看方姨的胸口和肉腿。心想能申手摸摸那白白的肉腿便好了。

    方叔有一位弟弟二叔,他大概五十岁,常来他家做访,但明仔不喜欢他,因他每次到来都色迷迷地看着方姨,由其当他坐下看报纸时,方姨继续做家务,但二叔的视线跟本不离不开方姨丰满的胸部和诱人的肉腿。有时方姨只穿一件白色吊带短裙,双乳更是呼之欲出,当方姨背着他蹲下找东西时,那大大的臀部翘起,黑色的内裤可若隐若现,看得二叔双眼似要喷火一样。

    一天学校走火警,明仔因而可提早回家,但当他步入家门时,他又听到异声从方姨房中转出,除了方姨的声音外还有一把男人的声音。

    「啊!唔好啦!二叔!不好了!我们这样不好呀!」方姨含羞地说着。身上的吊带裙已被拉脱至腰间,一对斗大的乳房露了出来。短裙也被掀起至股部,雪白的大腿阐现眼前。

    「惊什么啊!大哥不会那么早回来的呀!我们爽爽吧!大嫂你对波好大呀!比我??啦!未摸过甘大甘白呀!」只见二叔一边说着一边双手搓揉着方姨的一对乳房,还不时用口吸吮方姨的乳尖。使得方姨全身不安地扭动。

    二叔一方面用舌尖在方姨的乳头周围舐来舐去,另一方面有经验地申手入方姨的内裤内用手指不断刺激着她的下阴,使得方姨像死去活来一样。不停地呻吟着。

    翌日,明仔放学回家,当他入屋后便听到一些异声从方姨房中转出。
    「啊!呀!呀!」是方姨急速的呼吸声。

    他走到方姨房门外,从门逢向内看,他吓了一跳。他看到方姨躺在床上,身上没有穿上衣物,只有黑色的胸围,但吊带已滑下,胸围已滑落至上腹。大大的肉球阐现眼前,下身还穿有黑色的内裤,双腿还穿着黑色的丝袜。看起来更是令人血脉沸腾,只见方姨双腿分开,她一手不断握紧一边乳房大力地搓揉,使得那又白又大的豪乳不停地向上下旦跳着。乳头须已是啡黑色,但看起来一样令人目眩,还除着方姨的动作而跳动,使明仔看得全身发热,下体也硬起来了。而方姨另一只手没有空闲出来,而是申入黑黑的内裤内不断郁动,她的面上有时表现出痛苦的神情有时又像很舒服的,双眼只是瞇瞇,口嘴唇微微张开,还发出阵阵呻吟声,她那媚态看起来极富挑逗。使明仔看得目定口呆,下体以硬到很难受。他心想方姨在做什么呢?

    但他想不到下来的情景会领他更兴奋下体更奋涨。

    只见方姨揉弄乳房的手指缓慢的动作,突然转变成激烈的爱抚,就连已半甩的胸围也扯脱掉到一旁,轻轻的呻吟声逐渐变大,并且愈来愈猥亵,她的上身形成如同弓形的美丽拱门,乳房更是骄傲的膨胀起来,性感的肉腿愈擘愈开,构成一个大皆M 字。手指在内裤内加快抚摸,轻薄的布料上面沾满了灼热的液体。
    突然她停止了动作,双手张仅有的内裤拉下,这下令明仔更是兴奋莫明,他从未看过女人的私处,如今有机会看看,他便不会放过这机会了。只见方姨张一腿举高屈起脱下内裤,但内裤还勾着另一腿上,她已急不及待地再分开双腿,她每一下动作都令明仔心跳加快,由於睡床是对着房门,因此方姨分开的下体正正对着明仔窥看的方向。方姨的阴毛不多,因此下体的肉逢可看得很清楚,只见有很多粘液在罅隙间涌出,使得两边大腿内则都湿了一大片。接着方姨继续申手到这湿湿的地方抚摸,还用两指张肉逢擘开,这时明仔正在狂跳的心就像跳出来似的,他只见被擘开的两片阴唇中间是一个沾湿的红红肉洞洞。方姨还把另一手的中指申入肉洞中慢慢挖动,手指愈是挖动,那一带的地方愈是沾湿,她的动作慢慢加快,使她的下体发出因手指摩擦而产生的潺潺声,她的呼吸声也加快,呻吟声更响。明仔此时已忍受不了,一股热热的液体从他下体射出,使他裤子湿透。但他也不顾得那么多了。

    「啊!呀!呀!呀!呀……………………!」突然她双腿很快地合拢起来,全身作了几下抖动便停止所有动作了。其后她拿来毛巾抹下体。

    这晚明仔一直不能入睡,一直想着方姨的淫态,幻想着抚摸方姨的一双豪乳,
手指在她的肉逢中来回搜挖,方姨的呻吟声不断在耳中回响,直至高潮。

    「明……仔吗?不…不要再偷看了!」方姨突然对着虚掩的门娇柔地说。使得明仔吓了一大跳。原来方姨已知道明仔一直在偷看她在自慰。但她没有摘备明仔。

    「明…仔呀!入来…入来啊!你…要看,便…入来…看吧!」方姨继续娇柔地说。这使得明仔更加惊讶。

    「明…仔不…不用怕啊!入来陪下方姨吧!入来啦!不要呆在门外啊!没有人在啊!你可入来看过够啊!如果你想摸,方姨给你摸过够吧!没有人会知道啊!」方姨对着明仔说着一些挑逗的说话。

    於是明仔便大着胆子走入方姨的房内,愈走愈近,走到方姨身边,此时方姨已几乎全身赤裸,只有腿上还穿着黑色的鱼纲丝袜,右腿上还挂着脱下来的黑色内裤,看起来更是诱人,令明仔呼吸也困难。他还嗅到由方姨身上所散发出的阵阵优香,这样的情景令他目眩。

    「明…仔!想摸吗!便摸吧!放胆去摸呀!」

    明仔於是双手一抓,便抓着方姨又白又大的双峰,他的一双手掌跟本不能掌握方姨的一双豪乳,啡黑的乳头在明仔的指间特了出来,像向着明仔招手。看得明仔欲火愈来愈高涨,明仔一扑而上张乳头含在嘴里吸吮。

    「方姨!你的奶汁好香好甜啊!」

    「啊!啊!明仔!明仔呀!你…你好坏呀!我…我喜…欢你…这样啊!你真行呀!你喜欢吸便用力吸啊!用力吸啊!」方姨一边不停地淫叫着。而双手不停地搜挖自己的下阴。一会,方姨张双腿擘得开开,还伸手引导明仔的一手沿着腹部摸至自己的下体,明仔只感到方姨的下体湿湿的,抚摸是滑潺潺的,他学着方姨自慰时不断搓揉两边阴唇。

    「啊!啊…。!明…仔是…是这样了…继…续呀…不要停呀!」方姨大声呻吟着。这使明仔更大胆起来。他用两根手指慢慢插入方姨的阴道内,还来回搜挖,弄得方姨死去活来,不停扭动赤裸的躯体。

    「呀……!明…明仔唔…唔好啦!方…方姨会受…受不了呀!快…快停呀!」
明仔听到方姨的求情,反而使他更兴奋,手指在方姨的阴道内更加活跃。不到一分钟,突然方姨双腿很快地合拢,使明仔的一双手指被方姨的阴道挟得紧紧的,而他的手指感到方姨体内有十多下的收缩,还有大量的液体从阴道内涌出,使床单也湿了一大片。至使明仔才停下对方姨下体的挑弄。

    「啊…!明仔你好劲呀!」方姨像很满足地说这样的情景为持了好一会。
    「明…仔!我…来帮你,男仔忍…得多会伤…身呀!我…帮你吸出来。」
    方姨伸手到明仔的下体,帮他拉下裤縺,但明仔已奋涨的阳具已急不及待地旦了出来了,这次到方姨吓了一跳了。她心想只有十三岁的明仔,阳具居然已是成人的呎吋,还比一些人还要大啊!比起她的丈夫有过之而无不及呢!

    她伸手握着明仔的阳具,只感到火热无比,阳具已青根暴现,龟头还溜出粘粘的液体,使她兴奋到了极点。

    她开始慢慢套弄着明仔的阳具,明仔就像触电似的感到一阵阵快感从下体转上,使他更用力搓揉方姨的乳房。

    慢慢方姨张开嘴唇,把明仔大大的阳具含入自己的口中,头部还开始前后套弄。

    明仔忘形地享受着方姨为他「吹奏」,他也为方姨带来快意。

    「啊!啊!方…方姨…好……好舒服呀…!」明仔的下身慢慢顺着方姨的动作而摇摆,使得方姨可整根阳具含入直到喉咙。随着方姨头部的动作加快,方姨的口腔与明仔的阳具因摩擦而发出吱吱声。大量的粘液从方姨的嘴角溜出,方姨一边吹奏着一边闭上双眼面露消晕淫荡的表情。看得明仔兴奋莫明。

    方姨的动作愈是加快,明仔双手愈是用力?紧方姨的乳房,使一对白白的乳房留下一条一条红色的指痕。他们这样的动作足足持续了几分钟。

    「方…方姨…我忍…忍不…住了,我…我要…泄…泄出…来啦!不…不要再…吸了!我…我已受…不了…受不了!」明仔害羞地说着。

    但方姨的嘴并没有停下吸吮明仔的阳具,相反她更加用力吸吮,而且一出一入的速度更快更深入,这使明仔更难受,他双手的动作也停下来,改为狠狠地按着方姨的头部,使方姨不能张他的阴茎吐出来。他已忍不住了,他要张自己的精液射进方姨的口内,突然明仔感到一股烫热的精液从阳具中喷射出来,直射方姨的口腔内,而方姨只感到喉咙内有一股一股浓烈而刺热的液体从明仔的阴茎中一注一注有节奏而急速地喷射出来,直射到自己的咽喉内,一股浓浓的精味也从方姨的口中发出。明仔只觉天旋地转,双脚发软,按着方姨的双手也放开。

    但方姨的动作并没有停止,继续张明仔余下的阳精也吸出,直至明仔的阳具委宿,方姨才吐出明仔的阴茎。

    只见方姨嘴角还溜出明仔刚射出来白白的精液,她还伸出舌头舐去嘴边的精液,像很美味似的。

    「方…姨!对…对不…起啊!我…我真…的忍…不住在你…你口中泄了出来。」
明仔内疚地说。

    「明…仔!不…不啊!方姨…不会怪你的,方…姨很喜欢啊!你的精液很好味呀!方姨锡哂你呀!」

评论加载中..